牌九玩法 牌九玩法
牌九玩法资讯攻略将会为大家带来各种牌九玩法的最新资讯、新闻、活动,让大家实时掌握牌九玩法行业动态,当然也会有各种福利活动不定时为大家推送。 牌九玩法新闻栏目目前包含新闻资讯、精品专栏、热门牌九玩法推荐等内容。在新闻栏目中玩家们将会查看到最新的、最热门的牌九玩法动态新闻、开服公告等内容;精品专栏则汇集了最新的大厂牌九玩法动态内容;热门牌九玩法栏目为大家推荐当前最热门、最新的、最好玩的牌九玩法,让玩家们了解目前市场上大家都在玩的牌九玩法。 精品新闻栏目主要是网上关于牌九玩法的各种新闻,包括公告、开服信息、新活动、趣味段子等等;这里包括了主流牌九玩法能搜集到的各种资料,让对这方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进行一番深入的了解一番哦! 牌九玩法总能从众多杂乱无章的资料中,整理出真实有用的内容,把所有资料整理得井然有序,供玩家轻松查阅。为玩家们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生活乐趣。 牌九玩法网站牌九玩法多多,精彩新闻动态不断,众多好牌九玩法等你体验,精彩文章等你查收哦! 牌九玩法,只做最精品的内容!

人民法院报

腰带上安着针孔摄像头,来回在赌博现场中转悠,通过观察特制牌九,掌控赌桌上的“命脉”,然后通过监控耳麦,告知参赌同伙如何下注,确保只赢不输……山东省庆云县一伙人的赌博,真实上演了只有在影视剧中才会出现的“出老千”一幕。

日前,庆云县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栗和盛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3万元;判处被告人柳刚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缓刑三年,被告人章信君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各处罚金2万元。

赵尚学,1987年出生,原籍河北省盐山县,初中一年级便辍学,曾在天津等地打工,后来在庆云县城一家商场当司机。

赵尚学曾是一名成绩优秀的好学生,升入初中后,学习压力较大,他的父亲玩麻将时便叫上他“上上手”,学着玩两圈缓解一下压力。没承想,赵尚学却越来越上瘾,疯狂地迷上了赌博。

为此,赵尚学没少跟当地公安局打交道,父母也都为他操碎了心。“早知道他会变成今天这样,说什么我也不让他玩麻将。”赵尚学的父亲对此后悔不已。

山东省滨州市的无棣与德州市的庆云是地界邻近的两个县。2014年11月18日上午,在庆云县经营土方生意的朋友汪练刚给赵尚学打来电话,问:“会玩牌九吗?”赵尚学说:“会。”汪练刚说:“无棣有人要来庆云地面儿推牌九‘玩钱’,你一块去玩吧?”“好!”赵尚学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下午1时许,一名外号叫“老四”的中年男人从无棣县打出租车赶到庆云县城,与赵尚学和他的朋友汪练刚、柳智强等人在庆云县某商场相约见了面。这时,有人提议一起去买牌九,并说“这样谁也糊弄不了谁”。于是,赵尚学、柳智强和“老四”等人来到商场二楼文体用品处,只见“老四”对服务员说买副牌九,服务员便拿出来一副牌九,“老四”又说“不行”,坚持要一副绿色的牌九,让服务员多拿出几副来挑挑。当“老四”挑好了一副牌九,柳智强便拿着服务员出具的单子去付了钱。

当天下午5时许,“老四”约来的4个无棣同伴赶到庆云县城,与赵尚学、汪练刚、柳智强等人一起来到庆云县城一处门市房内推牌九赌博。在玩牌前,赵尚学、汪练刚、柳智强3人相互约定“搭伙儿”,赢了大家一起分,输了3人平摊。先是玩了1个多小时,无棣来的人就输了三四千元左右,并都说没钱了,派人去银行取。谁知当无棣人再回到牌桌前,玩了不足1个小时,就把赵尚学、汪练刚等庆云人的2万余元钱全都赢没了。

在接下来的当月20日、22日两天里,赵尚学和他的庆云伙伴们与“老四”等几名无棣人相约换了地点,又继续玩了两次,使用的还是同一副牌九,还是赵尚学等庆云人“坐庄”。结果,赵尚学等人不但没挣回上次输的钱,两次又输给了“老四”等无棣人10万余元。

“三场赌博全输了,还输得这样惨,这怎么可能呢?”一向对自己牌技很自信的赵尚学越想越感觉不对劲。在赌场上,凡不按正规出牌,有作弊嫌疑的行为,均俗称“出老千”。

“是不是牌九里有猫腻?又或者‘老四’出老千?”第三次赌博结束后,赵尚学和汪练刚、柳智强等一边喝着闷酒,一边琢磨输钱的原因,越来越感觉所使用的那副绿色牌九有问题。此时,赵尚学想起河北盐山老家的一位表哥杨某曾说过懂得检验牌九真假的事,便急忙拨通了杨某的电话请求帮忙。

杨某当即答应了下来,因为他和赵尚学聊天时曾主动说过自己很早就从网上学会了用验钞机上的紫外线检验牌九真假的技术。2014年11月22日晚上,赵尚学携带那副绿色牌九驱车回到盐山老家,在一家宾馆找到了杨某,并向其介绍了这副牌九的来历和购买细节,讲述了三场推牌九的场所和惨输的情形。“表哥一定帮我仔仔细细地验验这副牌,这副牌九准是有问题,表弟我已经输了三四万元了!”赵尚学哀求说。

于是,杨某把那副牌九带回自己家里,抽取了其中几张牌九用验钞机上的紫外线灯管照了照,发现这副牌九确实有问题。据后来杨某接受警方询问时说,表弟赵尚学提供的牌九中每张最小的平面两端上面都有阿拉伯数字,牌九是几点,在这两个面上就写数字几。且所显示的阿拉伯数字是黑色的,但平时一般人用肉眼是看不到的。“这种‘监控牌九’的每张里面都有一层胶,数字就是写在这层胶上的,但具体的加工方式和原理应该是高科技,我也不太清楚。”杨某介绍说。

“这是一副有问题的‘监控牌九’!”杨某揭开了这副牌九的真相。他还特别提醒赵尚学说,玩这种“监控牌九”时,对方一定还有人在附近的一辆车内负责偷偷地看电视屏幕,对牌局进行监视遥控。

据案发后自动投案的柳刚供述,他就是作案时负责在室外轿车内通过电视屏幕监视遥控牌局的人。柳刚说,这副“监控牌九”不同于一般的牌九,它还有些与其相配套的设备:一条黑色的腰带,腰带卡子上装有一个微型摄像头,其上边有一根细线连接着一个手机大小的电源和无线电发射器。此外,还有一个无线电信号接收器、一个对讲机、三个无线耳机、三个接收对讲机信号的盒子。

柳刚说,作案时,他们一般多人分工合作。其中一人把带有摄像头、电源和连接着无线电发射器的腰带扎在身上,负责在现场闲逛“照牌”;两个参与推牌九的人戴有无线耳机,身上都带着一个香烟盒大小的灰色无线电信号接收器。由于柳刚是电工出身,一般是由他负责悄悄躲在附近的黑色轿车内,将无线电信号接收器、电视机连接到一个逆变器上,再将逆变器连接到驾驶室内的点烟器上,接通电源后他就可以在电视屏幕上看到摄像头视野范围内的图像,并将观察到的牌九点数大小告诉同伴们。“一般赢多输少,最后准全赢!”

柳刚现年45岁,初中文化,本是山东省宁津县某村的会计,熟悉电气安装技术。关于这套“监控牌九”的来历,他说,大概是2014年10月的一天,是一位叫于永正的同乡送到其手上的。当时,在宁津县柳刚家里,于永正还告诉柳刚怎么操作,手把手地教柳刚把那套设备组装起来,嘱咐柳刚多练,一旦有玩牌九的机会时就喊柳刚一起去,并承诺用这套设备能偷看牌九的大小,同伴赢了钱一定也给柳刚千儿八百的,赢得多了还会多给“工资”。从此,柳刚通过老乡于永正很快加入到以无棣人“老四”为首的用“监控牌九”进行赌博的团伙中,并三次到庆云“玩牌”得手,柳刚个人累计分得9500元。

知道真相后的赵尚学恼羞成怒,但是他清楚,如果这样去找“老四”等无棣人争论一番,恐怕不但钱要不回来,自己在这个圈子里也没法混了。怎么办呢?

“无棣人欺骗了咱们,咱们要把输的钱设法要回来!”很快,赵尚学把真相和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一起输钱的汪练刚、柳智强等人,并共同商量报复“老四”等人的办法。

“只要无棣人再来庆云‘玩钱’的话,他们在外面的轿车上准会安排有看监控的人,到时候咱就先逮住他,人赃俱获,然后就扣住所有的无棣人。”“他们要是乖乖答应把咱输的钱全部退回来就罢休,要是他们不退钱就扣住人报警,大不了咱个人被罚上几千元、拘上几天!”

2014年11月23日,赵尚学等人分头联系自己的亲友大约十七八个人,准备了镐头、砍刀、钢管等工具,开始共同导演一部“好戏”。令他们失望的是,本来当天几次在手机上约好了“请”无棣人再来庆云“玩钱”的,可“老四”等无棣人好像得知消息似的,一再失约、一拖再拖,从上午拖到下午,直到当晚上9时多才通过手机回复说当天不来庆云了,让赵尚学等人白白地“盼望”了一整天。

“无棣人一定还会来庆云玩!”汪练刚对赵尚学等人肯定地说。次日,赵尚学、汪练刚、柳智强等人又等了一个白天,直到傍晚时分,才得知“老四”等无棣人真的又到庆云赴约“玩钱”来了。赵尚学等人便抓紧进行了分工,由赵尚学、汪练刚等人负责陪“老四”等无棣人到庆云某社区楼房内推牌九,让柳智强纠集亲友们在赌博的场所附近蹲守、潜伏,负责抓捕那个在车上看监控的人。

当晚,“老四”等人以为赵尚学只是为了赢回自己输的钱才这么着急,便在牌桌前都表面装作镇定,内心却乐开了花。他们依旧按分工有条不紊地“工作”着,有用腰带卡子上的摄像头来回转悠“照牌”的,有躲在车上分析牌的大小的,还有带着迷你耳机听牌的……

当晚9时许,正当“老四”等人忙得不亦乐乎时,坐在牌桌前的汪练刚接到电话说抓住那个看监控的人了,便示意说“上来吧”。于是,接下来的一幕让“老四”等无棣人目瞪口呆:从里屋突然蹿出来几个小伙子,手里拿着钢管、棒球棍、镐头、砍刀等,并把无棣人安排在楼下车内看监控的柳刚等人也很快押了进来。

“都别动!”赵尚学突然起身把推牌九的桌子掀翻,拧住了“老四”的胳膊将其摁在地上,怒道:“让你们骗我们!”赵尚学让无棣来的人都蹲下把腰带解下来,“老四”等无棣人也都乖乖地把隐形耳机、无线电信号接收器等交了出来。

由于天色已晚,当天让“老四”等无棣人退钱已不大可能,赵尚学组织人把“老四”、柳刚、章信君等6名无棣人用宽胶带捆起来,拳打脚踢一顿,蒙头塞进四辆机动车内,趁天黑送到盐山县一个农家院中拘禁起来,并连夜殴打辱骂,逼迫他们分别给家里打电话要钱,将钱汇入赵尚学等人的银行卡里,否则就不让他们回家。

直至11月25日下午6时许,当赵尚学等人得知银行卡账上已经收到13万余元,并让“老四”、栗和盛等无棣人出具了一张承诺“互不追究”的保证书后,才放他们回了家。

在参与推牌九赌博的无棣人中,栗和盛32岁,初中文化,曾于2003年8月因犯抢夺罪被无棣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2004年3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2年4月因寻衅滋事被滨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劳动教养一年。

案发后的第三天即11月26日,栗和盛的家人来到庆云县公安局,称栗和盛被人绑架了,并把对方提供的银行账号给了办案民警。

民警持银行账号,迅速赶往银行进行调查。通过银行工作人员查询,该账号开户人为赵尚学,就在民警与银行工作人员进行交流时,民警察觉到后面有位男子总是往他们这里瞅,民警回头对这名男子盘问起来,当查看男子手里拿的身份证件时,上面竟然写着赵尚学。民警随即将赵尚学控制住。

原来,赵尚学本想去银行查询一下无棣人汇钱的情况,隐约中听到民警与银行工作人员交流的内容好像有自己的名字,便想听个究竟,没承想被抓个正着。案发后,栗和盛、柳刚投案自首,章信君等人被批准逮捕,“老四”、于永正等人至今潜逃在外。

2015年7月,庆云法院对被告人栗和盛、柳刚、章信君诈骗一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经审理查明,自2014年11月19日至22日,经李现民(外号“老四”,另案处理)组织、预谋,被告人栗和盛、柳刚伙同李现民、于永正(另案处理)等多人结伙驾驶轿车到邻近的庆云县境内聚众赌博,以“监控牌九”作弊的方式作案4次,共骗取赵尚学、汪练刚、柳智强等人的赌资12万余元。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栗和盛、柳刚、章信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用“监控牌九”赌博的方式骗取他人钱财,数额巨大,其行为均构成诈骗罪。三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互有分工,积极参与,均属主犯。其中,被告人栗和盛具有多次前科劣迹,酌情予以从重处罚。遂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栗和盛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3万元;判处被告人柳刚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缓刑三年,被告人章信君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各处罚金2万元。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